你好,歡迎來到企業新聞網!

北京地下室群租又抬頭:月租800元住兩月交一年雜費

編輯:企業新聞網 發布時間:2018-07-25 02:04:00


  北四環旁的健翔園4號樓,經過一道密碼防盜門才能進入地下二層。昏暗幽深的地下室中,被砸碎的房間墻壁被木板重新填補,幾間受損嚴重的房屋已經無法住人。兩個月前,這里曾因地下室群租而被拆除。不久前,地下室重新開張,20多間大小不一的房屋開始尋找新的租客。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  在天通西苑二區、三區,已經在4個月前進入臺賬的地下室群租仍舊不停招租,引得不少黑中介、二房東將“火力”集中于此。

  記者走訪京城部分小區發現,在被集中打擊之后,一些區域的地下群租房開始抬頭。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  現狀1

  住倆月得交一年雜費

  地點:天通西苑9號樓

  上周四上午,地鐵天通苑站外,見有年輕人經過時,幾名中介便會湊上來問一句:“找房嗎?”并不由分說塞上一張寫滿房源和聯系方式的宣傳單。

  在河北上大學的小張幾天前來到北京,想利用暑假打工賺些學費。通過網絡平臺找房,天通西苑二區每月800元的地下室成了他的首選。“一是便宜,而是交通方便。”一名中介人員在地鐵站接上了小張和同學,拎著拉桿箱來到了天通西苑9號樓。

  穿過通道向下,便是一間挨著一間的房屋,大的房間十來平方米,小的房間只能放下一張單人床和一個簡易衣柜。小張和同學所租的是一間較大的房屋,頭上兩根粗大的水管內水流之聲日夜不停。不過小張很快找到了對抗噪音的辦法,小張指了指桌上嗡嗡作響的電風扇,“有這個聲音就聽不到水流聲了。”

  不時有中介帶租房人來到地下室看房。在有租房意向后,便會來到地下室經營者的房間。小張和同學只想短租兩個月,在交了800元押金和800元房租后,中介人員表示,還需要再交730元垃圾處理費,同時還要預交水費960元、3個月電費150元,網費300元……本想找個便宜房短暫落腳的小張和同學,一下子花了3700多元。“不交的話,押金和房租都不給退。”

  記者調查中發現,這里的地下空間共有46個房間。其中多數已經找到了租客。

  一名中介人員表示,和他一樣,許多中介在招攬著地下室出租的生意,自己的提成都來自于后期收的各種費用。“小區樓房的租金一是貴,二是總有鄰居舉報群租。地下室對于剛畢業到北京的年輕人來說還是一個挺好的選擇。”

  小張再次聯系中介人員時,對方已經將其微信拉黑,并不再接聽他的電話。“合同上也沒寫中介的名字,只留了個經營者的名字。”

  本想住兩個月的小張和同學,不停地找著各種兼職。“不求掙點學費,得把被騙的錢先掙回來。”

  現狀2

  沉寂倆月的地下室

  入口再度開啟

  地點:健翔園小區4號樓

  上周三下午,北四環旁的健翔園小區,地下室的經營者并未等在4號樓地下室的出入口,而是躲在一旁的小花園中與看房人電話溝通。在確定來人是看房時,他才出現在對方面前。

  拐進樓梯中,在通往地下二層處的一道密碼防盜門前,經營者快速輸入密碼。進入通道,兩側的房屋墻壁大多出現不同程度的破損,破損處只是被薄木板簡單堵住。進入到房間中,一股長期不見陽光的霉味撲面而來。房間都是簡易的木板門,上面寫著“臨X”。經營者推開房門,摸到門邊的燈繩,漆黑的室內有了亮光。“這個是大間,850塊錢,在這兒住的都是臨時湊合的。”經營者告訴記者,地下室中共有20多間大小不一的房屋,房租為押一付一。

  房間中,床墊下的床腿高低不一,一根床腿下墊了幾塊磚頭,勉強支撐著床的平穩。一些房屋破損十分嚴重,薄木板已經無法將其修復,只有將木門斜靠在破損處,房屋也不得不被棄用。“不讓住,給砸的。”經營者輕描淡寫地說,顯然,不久前這里也面臨過清理整治。

  “原本每個樓地下都有群租,那些拆除的廢棄物拉走了好幾車。”住在小區3號樓的王先生表示,兩個月前,小區中所有的地下群租都被拆除。以往不停有人進進出出的地下室大門緊閉,小區中也恢復了寧靜。“在清理整治以前,進地下室的門一直都是敞開著的,小區里人也很多。”

  王先生發現,最近十天左右,通往地下室的門又熱鬧了起來,常常有人進出。“不僅是4號樓的地下室,別的出入口也有人進出。擔心我們這兒又會變成人員聚集、安全隱患增多的小區。”

  隨后記者采訪了海淀區學院路街道綜治辦,一名工作人員表示,小區中的群租現象已被清理,對反彈的情況目前并不掌握。他們將對此情況進行調查,對于出現的反彈會堅決進行拆除處理。

  現狀3

  地下群租房一直未被清理

  地點:天通西苑三區

  小區11號樓

  一進天通西苑三區小區,就發現這里多處都掛著“禁止群租行為、增強公德意識、養成文明習慣”的橫幅。

  但下到11號樓5單元的地下室中,記者卻發現了“法外之地”:這里有近20間出租房,走廊的一角成為廚房,擺放著做飯的用具。房門上歪歪扭扭地寫著數字,代表著每個房間的編號。

  “一家做飯,全樓聞味兒。”一名居民表示,地下室的油煙飄滿整個樓道,尤其是夏天的時候,味道更大。單元門正對著通往地下室的大門,為了保持地下室通風,單元門一直處于敞開狀態。“我們關上了,就有人用磚頭木塊給頂上,讓它一直開著。”

  4個月前,對于小區中存在的地下群租現象,居民曾進行過舉報。天通苑北街道辦事處工作人員表示,天通西苑三區11號樓5單元地下室存在群租現象。將該房屋列入群租房整治臺賬,逐步完成拆除。

  一名居民表示,在舉報后不久,便有公告貼在了地下室的出入口,限期拆除整改。“當時我們還挺高興的,但是限期之后,地下室群租還存在,一直沒有拆過。”

  一名租戶表示,地下室雖然環境一般,居住于此實屬無奈,但六七百元的租金也確實很大程度上減輕了自己的經濟壓力。

  天通苑北街道辦事處綜治辦一名工作人員表示,天通苑地區的一些樓房與地下空間中存在群租現象,相關部門也進行了整治拆除。但仍有群租現象出現,天通苑地區二房東、黑中介人員較多,房源也較多,同時交通方便,許多初到北京的年輕人都將這里作為落腳點,群租現象的反彈也隨之出現。對于地下群租的處理辦法,先進行公告,要求限期拆除,而限期未拆除的,將由相關部門進行強制拆除。“目前的西二區、西三區的群租情況需要隊員進行實地調查,調查核實后會進行整治。”

  探索

  地下空間可轉向公益便民設施

  朝陽區安慧里二區17號樓,地下室通道兩側寫有噴著紅色的“清退”、“搬”的字樣,走廊中晾曬著衣物。

  一張A4紙貼在入口處,“禁止吸煙、禁止使用熱得快、禁止使用電褥子”的提醒十分醒目。在貼在墻壁上的處罰標準中,共有四大類,其中包括禁止使用的電器種類,禁止房間內做飯、不亂拉電線等行為,同時還禁止使用煤氣罐、乙炔瓶。罰款金額則在50元至1000元間不等。

  該小區物業公司工作人員表示,這里也曾是群租房而被清理。目前作為物業公司工作人員的宿舍,由物業公司進行統一管理,從而保證居住安全。

  在慈云寺北里小區,地下空間被隔成若干個庫房,由曾經住人的房間變成堆放雜物的空間。“不住人,只能放一些沒有危險的雜物。”小區物業一名工作人員表示,為了保證安全,堆放的物品有限制,目的是利用地下空間,方便居民堆放一些生活物品。

  在社區管理專家童超看來,北京的地下空間大致分為三類,人防工程作為公共設施,為保證其使用功能故不能任意租售。功能是地下儲藏空間的普通地下室,屬于公共設施,同樣不能進行居住。最后一種是公用建筑面積,地下室的管理權歸社區的業主委員會所有,任何單一業主都不能自行對地下室進行租售。地下空間在保證安全的情況下,可以向一些公益便民設施等用途轉變。“對于一些民用建筑地下空間,是物業公司工作人員的宿舍等自用性場所,在嚴格管理保證安全的情況下,也應可以作為原有用途繼續使用。”(趙喜斌)來源: 北京晚報

上一篇:北京共有產權房首付最低30%    下一篇:沒有了
CopyRight© 2011-2015 zgqynew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企業新聞網版權所有
服務熱線:010-57430105,13521019329 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京ICP備11036487號
千斤顶或更好10手救援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