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好,歡迎來到企業新聞網!

專訪陳河:旅行對作家重要 寫小說靠塑造人物吃飯

編輯:企業新聞網 發布時間:2016-09-06 09:35:00


“寫小說,就是靠塑造人物吃飯,人物形象必須鮮明、有個性。” 近日,知名作家陳河在北京接受中新網(微信公眾號:cns2012)記者專訪。談到創作心得,他表示,純文學作家也可以借助通俗文學表現手法來寫書,“二者其實是可以結合起來的”。

陳河,1958年生于浙江溫州,后定居加拿大多倫多,創作有長篇小說《沙撈越戰事》、《在暗夜中歡笑》及中短篇小說《黑白電影里的城市》、《我是一只小小鳥》《南方兵營》等多種作品。他還曾獲第一屆郁達夫小說獎、《小說月報》第十四屆百花獎、第二屆華僑文學主體作品獎等多個獎項。

大概在上世紀八十年代,陳河開始寫作,第一篇小文章發表在報紙上。不過,到了上世紀九十年代伊始,陳河就出國了,此后十多年的時間都沒有再寫作。一直到2006年,他完成了小說《被綁架者說》,引起國內文壇關注。

“對于我們這些定居海外的作家,如果寫國內當下情況,由于不能身在現場,肯定會有生疏感,乃至失之準確。但如果寫本身經歷過的早年記憶就不會。”陳河說,加上經過時間發酵,有了更多思索,“反而可能會寫得更好一點”。

雖然旅居國外,但陳河經常回國。他并不覺得加拿大離著祖國很遙遠,“就好像國內同胞在外地打工一樣,每年至少也得回來兩三次”。每次回國,除了探望親人,陳河還會利用剩余時間在祖國各地走一走:旅行對他或者作家來說,一向是件非常重要的事情。

的確,2016年8月,陳河最新小說《甲骨時光》出版,描寫了甲骨文專家楊鳴條發掘殷墟甲骨的故事。這本書依然與旅行頗有淵源。陳河說,如果不是因為回國后的一次殷墟之行,也就不會有這本書,“對作家來說,行走的過程中并不是刻意尋覓什么,但思想會變得很放松,才會注意到一些有意思的事情”。

從《沙撈越戰事》到最近的《甲骨時光》,陳河認為,自己一直在寫純文學作品,“只不過在《甲骨時光》里,我開始有意往帶有娛樂性質的小說上靠,設計了‘密碼’之類的情節。現在有一種觀點,是把純文學和通俗文學分得很‘開’,但我覺得,如果做得好,二者是可以結合起來的”。

“國外一些比較有名的作家,比方博爾赫斯,也會在他們的小說中嵌入一些類似‘偵探’一類的故事。其實,寫純文學的人借用通俗文學的手法,有時也是為了吸引讀者,爭取更大市場。當然,必須得有個好故事。”陳河強調。

對于歷史題材小說,陳河別有心得。他說,如果作品是非虛構的作品,就必須嚴格按照歷史事實來寫,但如果是虛構小說的話,“容許度”會相對大一些,“寫《甲骨時光》時,我也花了很大功夫摳細節。責編還把這本書送給專家審讀,專家也指出了其中存在的一些問題。所以,對最終成稿,我還是比較滿意的”。

相對來說,陳河在國外的生活比較閑適,可以專心寫作。他說,每天早晨從八點鐘開始,沒有其他事情的話,總會寫上兩三個鐘頭,如果順利,下午也會再寫一兩個小時,“寫作是我最終要做的事情,但也不會勉強去寫”。

“從2006年到現在,又是十年過去了,像我這個年紀還一直辛苦寫作的人并不多。”陳河算了一筆賬,“我差不多每年都能有一本書出版,值得高興的是,沒有一本是濫竽充數的”。

CopyRight© 2011-2015 zgqynew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企業新聞網版權所有
服務熱線:010-57430105,13521019329 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京ICP備11036487號
千斤顶或更好10手救援彩金